about.me/acgtyrant

2017 Jan 16
知乎乱象

用知乎久了,我总结出三个乱象,此外我开始戒知乎了。

反对加没有帮助

官方对「没有帮助」按钮有本末倒置的解释:「没有帮助」表示该答案对你没有价值。在我看来,每一个对题的答案自然是要解决「问题」。若读者认为这答案能解答问题,赞同即可,反之则反对;若答案本身不对题,自然则是没有帮助了。于是答案只能处于这三种状态之其一,不可共存两种以上状态。

可是居然有读者习惯反对加没有帮助,有时还要特意跑去评论宣言这行为一番,即不认为这答案能解决问题,又不对题。于是这导致了可悲的现象——大部分人不关心问题,只想解决他所偏好所厌恶,说难听点就是要斗臭他所厌恶的答案。如果是我的话,我当然只会关注我所偏好的问题,再挑有在解答问题的好答案,而不是如此本末倒置。

讲故事大赛

当校内已经出现校园暴力事件时,学校应该采取怎样的行动才能将伤害降至最低?下面有一堆答主自顾自地讲述自己所遭遇的校园暴力故事,博取同情,于是前四个答案愣是答不对题还高票。类似的现象已经发生很多次了,说到底有不少用户喜欢把问题变成讲故事大赛,一些答主讲故事爽了,一些读者听听他所偏好的故事爽了,终究不关心怎么解决问题。再结合「反对加没有帮助」现象来看就特别喜感,一部分人所「赞同」或「反对加没有帮助」的答案,竟然都没有在解答问题。于是校园暴力恐怕一如既往地大行其道,毕竟没多少人解答怎么解决或赞同解决办法。

利益相关

我每次凡是看到答案声明「利益相关」且后缀往往是身份时,我就往往跳过去不看了。因为这些答案往往把问题扭曲且坍缩成如此狭隘的二元问题,即「你和答主是否属于同一种共同利益群体」,这自然已经脱离了原问题的初衷了,且答案自然要么为是要么为非。于是当问题下的答案普遍发表利益相关声明,那么问题就很容易变成站队大战,且那些和读者利益无关的答案自然没有解答原问题。我没兴趣知道也不想拘泥于答案的答主身份,一个问题下的好答案应该是多元化的,都和答主或读者的身份没有关系。若用户关心在某问题,那么这问题下的好答案应该无关乎利益群体身份,而是认认真真地在解决问题。

Written with StackEdit.

2017 Jan 8
恶意歧视、弱者补正与政治正确

恶意歧视

歧视是差别对待。甲和乙一起高考,前者分数高,且被优先录取,这就是一种歧视,毕竟录取主要原则向来是择优选拨。但事到如今原本中义的它和「政治正确」一样被污染了,很多人搞不清歧视带来的利弊。

塞尔校园先锋面向大学生,且价格比市场价便宜不少,当然是因为学生往往不劳动,消费能力自然也比职工低,于是很多企业在塞尔校园先锋上价格歧视大学生,薄利多销以利润最大化,学生也享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于是没多少学生要拒绝这种歧视。

成年男性比成年女性强壮,我性别男,我在歧视女性,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统计上,成年人口按强壮排名,前一半里男人肯定居多,比例大概超过百分之八十。而且我习惯简化贯彻二八原则的规律阐述,即我懒得重复上文那个又长又臭的「精确」结论:「在统计上,成年人口按强壮排名,前一半里男人肯定居多,比例大概超过百分之八十」,「成年男性比成年女性强壮」才叫人话。但是,如果若要说我比某世界女性举重冠军强壮,不管我举不动她比赛时举的杠铃,即刻意违背符合科学的事实,因为一种无关紧要的特征而差别对待,那么这就是恶意歧视了。

所以比起差别对待,有没有恶意才是关键。

弱者补正

人有强弱之分,但都是人类,均需要有基本的人权,否则就容易变成导致大多悲剧的根本起源,比如不同群体甚至「物种」之间的互相残杀。我要吃喝玩乐,战争这种零和游戏很没意思,所以我支持必要的「弱者补正」,即以国家政府为行政机构单位,保证一些作为弱者的国民能享有基本的利益,这样可以减少很多悲剧。当然,人若要追求更强大的利益,则应当靠他自己的个人努力了。

美国好象要推行教育平权法案,即高等学校按种族这种特征划分人群,且按人口比例等同录取。按我的理解,高等学校终究是教育机构,为了教育而服务,那么它该录取什么样的学生呢?当然是学习能力与动力更好的人,否则就是在浪费资源,且考试分数往往与学习能力与动力正相关,即恐怕没有比考试选拔更能考察这些能力了。

但是美国政府偏偏要靠「种族」这种根本无关紧要的特征区分强者与弱者,不是蠢笨就是充满了恶意的种族歧视。为了正确地贯彻「弱者补正」,我们应该用更为科学的特征来区分群体,比如金钱。即一个穷学生若考试分数和某富学生一样相当,则录取机会相等,但前者免学费。当然,要免多少学费,就看他有多穷了。

举一反三。聋人学生在英语的听力考察里处于非常致命的劣势地位,高考若要补正,则可以只考察他的英语笔试分,即再乘以所在省份当年高考所有正常学生的笔试分与总分之比,得到他应得的总分,这才科学。

政治正确

其实就算它被污染了,依然可以和「弱者补正」一样,按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即「利益正当」。如果说价格是市场的杠杆,调节卖家与买家的利益博弈,那么政治正确就是政治的杠杆,同样调节强者与弱者的利益博弈。

「没有中国,就没有共产党」,共产党毕竟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执政党,相较于其他在野党以及群众,当然算是强者了,于是它自然需要用这种口号来继续维持它的强者利益;「不能歧视黑人」,这则是一种弱者补正了,即在保护黑人的利益,如果你认为黑人是弱者的话。

政治正确一开始的初衷我认为很美好,即补正弱者,但后来被一些人恶意利用了,比如一些白人左派对另一些人大喊大叫「闭嘴!我们在谈论言论自由!」。于是现在这个词被用得乱七八糟,被各种各样的人用来正当化他们自己的利益,天天发动大大小小的「嘴遁・政治正确」,来攻击与前者有利益冲突的对象。

所以我习惯琢磨别人口中的「政治正确」究竟在代表什么利益。

2017 Jan 2
从零开始

敝博大半年没更新了,引来了很多人的关切。2016 年后半我过得确实挺娱乐致死,荒废了大好时光。趁着新年新气象,我决定重启敝博。

不过以往原来的 archieves 不会一口气发出来,我会重写一遍,毕竟人总归在成长。

每周一篇,就先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