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还呆在 Acfun 的当年,大家在关于自杀现象的某文章里正战得欢时,一条评论留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原话已不可考,按照模糊的印象大概是:日本社会算是彻彻底底冷漠到了极点,同情也好,挖苦也好,都意味著被自杀者触动了。然而日本大多人已经冷漠到对愈演愈烈的自杀现象依然无动于衷,该干嘛的就干嘛,不管自杀者在人生尽头故意能闹得有多惊天动地,也很快地在一阵喧嚣后被世人尽数遗忘。于是自杀现象俨然成了日本人中平淡无奇,再熟视无睹不过的日常。

此后很长时间里,它成了我一直所发现的「最残忍的被动反应」,注意这行为只属于被动激发的反射行为分类。若要考虑主动层次上的恶意行为,方法多得是,但这并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我并不是左右脸均给敌方扇的圣人,若必要时,便只能以敌意对抗恶意。不过我贯彻更为中庸的「无视原则」,即遭到来自敌方的恶意攻击行为,若物理上的损失可忽略,就自动激发无视其的被动反应。注意,这里的「无视」纯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并不掺带多余的任何其他反应。而且,无视既是高贵的蔑视,又是宏大的宽容。无视原则能够化来恶意为虚无,且不作出任何攻击反弹,「我蔑视他人这恶意的攻击,但我还是宽恕他人这愚蠢的行为」,很符合我的「和」价值观。

恕我再改言之,无视意味著绝对无比的「无动于衷」,算是绝妙的蔑视态度了。那些并不造成任何物理上损失的恶意攻击,可以粗糙地归为一类:「挑衅」。这行为上的的确如同字面意义,为的是想激怒受害方,使后者产生不悦感,那么「无视」反应恰恰就能很好地挫败敌方的这一意图。心境如水,霸气十足。我来示范下:我在知乎上拉黑用户的原则是一旦遭受来自恶意用户的人身攻击,就直接「静默拉黑」,这举动在敌方看来就仿佛当事人泰然不为所动,没有任何反应,只轻轻地把他一手指弹到黑名单池,一劳永逸且不可逆转地切断了一切接触途径。毫无疑问,这脑补能当场给予敌方99999伤害,后者越中二伤害就越高。

于是,我反而奇怪 Real Life 中为什么仍旧有那么多人热衷于讨论令人反感的事物,例如几年前天天输的国足,这货臭名昭著得不能再臭,于是满口国足国足的观众,就如同满口排泄物排泄物一样令我厌恶。国足已经差劲到没有再被关注的任何价值,就让它自生自灭去,还偏要提,不光自我弄脏嘴巴,还影响他人心情。

我说过,欣赏也好,厌恶也好,都意味著被触动,有触动就意味著关注,而而大量的关注就能创造经济上的价值二〇一二年年初归真堂活取熊胆的事件闹得很火,其实这可以算是对官方非常有利益的炒作,试想,如果哪天某人的亲人突然处于生命危险期,要被救活只有一个办法:「使用熊胆产品」,那么他人最先想到的会是什么?没错就是那因活熊取胆而一举臭名昭著的归真堂,但当事人一般情况下会不管一二,就消费熊胆产品先救活了亲人再说,于是说到底赢家还是归真堂。凤姐,芙蓉姐姐等人颇为使人反感,却笑到了最后,也同理。

最后,我并不提倡对一切来自敌方的恶意一律采取「无视原则」,否则有时就和阿Q的「精神胜利法」没两样。那么什么情况下不便采用被动的「无视原则」呢,那便是遭到物理上的实际损失时,这时就要站出来主动维持自己的利益了。对于归真堂案例,若要惩罚这家公司,理想的情况便是舆论批评得严重到后者被法院执行经济制裁,或是遭到市场上的抵制而损失惨重。后来这家公司上市曲折无比。

Comentários

2017 Sep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