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见山,所谓「鉴定」,即是 judge.

我在 about 上如此介绍自己「超・完美無瑕之守序中立」,在称呼上尤其如此。我现在凡称呼每一样东西,都尽量用相当中性,不带任何色彩的词语。副作用是,我已经一本正经到已经不爱用「帝都魔都妖都」这些诙谐的称呼了。

我不打算讨论繁体中文与简体中文之间所谓的高下之分,大家用让自己愉悦的中文就好,谁挑衅就静默拉黑谁。可是 @xatierlikeLee 放着「简体中文」不用,而是把它叫成「残体中文」,这称呼自然颇为贬低。此外这构成了一个鉴定,且容易让所有人陷入一个「非黑极白」的谬误。因为既然一开始他把它叫成「残体中文」,那么议题往往会变成对「残体中文」的鉴定,即「它到底是不是残体中文」的是非题,而不是更为具体客观的「它有什么残缺」。

同理,天朝、五毛、美分、圣母、理中客等一样是简单粗暴的鉴定,即我所理解的 judge. 当然,我向来不轻易鉴定他人,也不接受他人的恶意鉴定,无礼之徒一律静默拉黑。此外我并不喜欢菊苣大神等这些正面鉴定,虽无冒犯之意,但也没诚意,毕竟通货膨胀到贬值,只有当面赞美并肯定他人做了怎样的壮举与善举,或是用稀贵的敬辞,如阁下先生老师等,才情真意切。可惜,如今现在大部分中国互联网企业连用「您」这简单的客套话都做不到了

同理同理,想必有些人会对知乎上所谓「利益相关」声明反感无比吧,因为当事人直接自我鉴定成非黑即白的个体,比如「我是上海人」,那么议题同时就塌缩成二元了,即他的答案只在「你也是上海人」时正确,反之则反。于是说到底既然对方都自我鉴定成那样了,还继续讨论议题,只会浪费彼此的时间。另一方面,若当事人不涉及对双方的鉴定,而是精准地讨论何种行为对彼此有何利弊,于是博弈起来又快又直,这样我才喜欢。

然而,人能表达自己偏好何人何物,并进一步解释。比如 xatierlikeLee 可以表达:「我不喜欢简体中文,因为它有缺陷」,情有可原。这样大家就能相互理解,且道不同不相为谋,更加节约彼此的时间,让彼此进一步找到自己所偏好的人物,开心就好。

Written with StackEdit.)

Comments

2017 Jun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