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悲剧

最近知乎上 H1Z1 火起来了,我对这样的零和游戏向来不感兴趣,毕竟我不习惯滥杀无辜,不过正好有非常切题的对人悲剧可以拿出来讲一讲。

这视频里发生什么了?一个「自称来自江苏」的玩家「发现他遇到的 twodollar0624 自称胡建人」,且对方装备比较差,就「带领他并冲锋陷阵地与其他玩家交战」;twodollar0624 「偷袭并杀死」江苏玩家,「洗劫掉对方的装备」、「发表胜利的欢呼并辱骂对方」;此外在 twodollar0624 「欺诈」的过程中,好多「使用繁体字」的观众「在幸灾乐祸地嘲笑」。

注意我的措辞,所引用的描述皆是行为,你可以看出我没说 twodollar0624 是一个住在台湾的玩家,即没说「他是台湾人」,毕竟我只知道「他在游戏自称胡建人、习惯用繁体字」这若干事实等等而已;同理,我也不强调江苏玩家是大陆人。

说到底我不关心 twodollar0624 是不是台湾人 ,然而他却在另一个玩家做了一件好事即「友好地与 twodollar0624 结盟并保护他」的情况下,主动背叛了另一个玩家并杀死他,就仅仅因为后者是他所认定且仇视的大陆人。是的,世界上有很多人全然不顾他人畜无害甚至反而给予帮助的事实,就仅仅因为对方的身份而莫名地仇视后者,这样的悲剧太多了,一些人集中屠杀犹太人没完没了、一些人抱炸弹冲进一些异教徒没完没了、一些男人恶意歧视一些女人没完没了。比如有好多住在中国的人就跟 twodollar0624 做的这事一样龌龊,即习惯仇视住在日本的人,哪怕后者绝大部分仅仅出生在战后时代的日本而已,不一定有做了什么损于前者利益的坏事,当然有一些人参拜神社修改历史教材等等现象另当别论。

对事悲剧

所以一百年前,胡适先生提倡对事不对人,即只看对方所涉及的事件,不看对方是什么人,这样可以杜绝很多对人悲剧,比如 twodollar0624 就可以接受如此可靠的结盟,一起开开心心地行动,功利更加最大化,大陆与台湾更加团结和谐一点点点点点。但是,其实还可以再更进步一点,即对行不对事

这时就要给读者布置一个作业:观看《狩猎》。完成后再回来继续阅读,下文自然有涉及剧透!

你要知道,「事件」往往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即并不一定真实。先搞清楚何为「事件」,它可以有四个要素,即时间、地点、人物和行为,即谁在哪里什么时候做了什么行为。其实还可以再进一步简化,即谁做了什么

「卢卡斯性侵了未成年的卡拉」,这是对一件事实的描述,但这事实就是真实发生的吗,卢卡斯真「性侵了未成年的儿童」了吗?影片中的小镇居民认定为真,处于上帝视角的我们则反。但是,现实中的你并没有上帝视角,你真敢认定你过去所认为的所有事件也一定真实无误吗?万一却导致过卢卡斯那样受人排挤的对伪事悲剧你却浑然不知呢?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顺便一提,影片也发生了「一些小镇居民恶意对待没做坏事、仅仅是卢卡斯儿子的马库斯」这对人悲剧。

影片中的警察检察院等行政机构其实做了好榜样,即由于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卢卡斯。那么关键答案来了,「性侵犯未成年的儿童」这行为,大家自然毋庸置疑要始终地所反对所抵制所制裁,即对行;至于对「某人性侵犯了未成年的儿童」一事,则就要慎之又慎了,即必须先找到构成这事实的客观证据。在你没有证据之前,不要果断对你所不熟悉的事实下结论,但是,你可以先对行为下结论,即你坚决反对「性侵犯未成年的儿童」。事实上,我过去对事实的任何评价也几乎都贯彻了这原则,自然也从来不怕「事件反转」这狗血展开,毕竟我首先只在评价恶劣的行为,极少评价「大家所认为的事实」。

此外,对行不对事其实还带来了一处意外的好处,即可以回避他人的一些审查。试想,当局屏蔽了「三鹿牛奶」,你没法大喊「我抗议三鹿牛奶事件!」,但是,你可以改大喊「我抗议牛奶作假!」,毕竟你在抗议社会所公认的贬义动词即不齿行为,当局若要屏蔽这些词语,比如「牛奶作假」,成本就极其沉重且更加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新难题

其实,尚有些难题,光靠对行不对事依然没法有效解决,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你只需要知道它的存在即可。

成都漫展CD15出现穿日本军装者 网传该活动将因此遭取缔

有人实行了「穿日本军服」这行为,那么难题来了,这样的行为有什么危害?讲道理,这位观众不可能是出来杀中国人的, 现实里也没杀中国人,刀枪应该也是玩具,咋一看没什么危害。但是,却也有人连同「穿日本军服」都无法接受,即严重伤害了后者的心理。所以,何为善行何为恶行本身就是价值观上的难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且大家要靠自己与他人较量了。

Written with StackEdit.

Comments